茄子app下载无限次数

……

乔守心听得心潮澎湃,看着缓缓朝自己飞来的灵符,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接过。

“谢谢师父赐宝,弟子回去一定好生领悟。”

徐君明点头后摊开手掌,一间带着前后院的竹楼,飞向乔守心。

“第三件宝贝,乃是洞天法界。”

“这是我采集先天五行灵气,为你炼制的洞天法界。内里蕴含百丈空间,以后你在外行道,可居住其中,免得露宿荒野。若是碰到什么灵根灵草,也可以移栽到里面。”

“至于这洞天法界的名字,你自己取吧。”

双手接过后,乔守心好奇道。

“师父,这竹楼若是用灵气浇灌的话,将来也能根师父的地皇山洞天一样吗?”

“不错。”

小脸上闪过一丝了然后,把竹楼暂时收到自己的青葫芦里。

“第四件,桃木法杖。”

阳光下的美女青春在跳动

徐君明手中出现了一根长两米,长粗下细,顶部长着几片翠**滴的桃叶,深褐色的木杖。

“我观你除去造化道,对青木道领悟最深。这柄桃木法杖是我机缘得来,是九条灵禁的上品灵器,如今便赐给你了。”

“多谢师父。”

“以后多多用青木之气温养,待它品质提升,我再为你祭练。若你有恒心,未来它成为法宝,甚至是灵宝,也不足奇。”

“弟子谨记,一定用青木之气多多温养。”

“第五件,也是最后一件,七宝花篮。”

一件用橄榄色的藤蔓编织,边缘处生着十几片绿叶,赤、黄、黑、青四朵花点缀其中,宝光艳艳,脸盆大小的花篮,从徐君明掌心浮现出来。

“这件宝贝之所以称为‘七宝’,便是它有七般应用。”

“首先,便是这四朵花,能发地、水、风、火四种道法,配合你的造化法力,威力无穷。”

“其次,便是这青灵叶,法力催动后,射出青木灵光,护身祛敌,妙用无穷。”

“再次,伏魔锁。锁拿困缚,威力无穷。”

随着徐君明法力催动,一截橄榄色树藤,如同灵蛇般从花篮中飞了出来,在空中盘旋一圈后,恢复原样。

“最后,七宝空间。此花篮内部被我用壶天道法重练,蕴含一处三百里空间法界,不管是水火风雷,还是妖魔鬼怪,具可收入其中,并辅以地水风火四般应用炼化。”

“另外,这七宝花篮乃是以一根灵藤祭练而成,这灵藤根系位于七宝空间内,而且仍然存有生机,日后你当勤以法力、灵水浇灌,使它生长,未来这桩宝贝还可以变得更强。”

“是,师父,弟子记住了。”

随手一挥,七宝花篮滴溜溜飞入乔守心掌中。

后者一触,小脸上露出惊讶之色。

“师父,这是法宝?”

“不错。”

当初从天琅山圣狐将军手中得到这七宝花篮的时候,它就是极品灵器,积累深厚。后经徐君明用上清仙法重练,便顺手渡过了器劫,成就法宝。

“师父不是说,两位师兄成就窥真境时,赐下的都是灵器吗?”

“你两位师兄情况特殊,而且那时候师父还炼制不了法宝。…好了,把东西收起来吧,回去好生祭练,未来你两位师兄的法宝,自然有为师去负责,你就老实修炼吧。”

“知道了,师父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乔守心点了点头,起身走了出去。

看着她背影离去,徐君明走到一旁的蒲团上盘膝坐下,双目微闭,注意力返回识海。

刚刚就在他实力完解封的时候,终于通过魂魄之间的联系,找到了任无极。

“本尊,可算是联系上了。若不是通过神魂联系,感知到你还活着,我都以为你死了。”

任无极童稚而又带着轻佻的话,在心底回荡起来。

“你现在过得如何?是不是找到了火桑大君的世界?”

“没有。跨界传宗阵被火桑大君打断,我好不容易才从他手里逃出来,到了聊斋世界。”徐君明道。

“聊斋?”

“也许是‘倩女幽魂’,这里有黑山老妖的存在。”

“倩女幽魂吗?啧啧,帮我看看聂小倩是不是有电影里演的那么漂亮。”

“我从来不会在这种无聊的事上浪费时间。”徐君明道。

“嘿嘿,你我一体,谁不了解谁啊。其实你也早就很好奇了,不是吗?!”

徐君明撇了撇嘴,他好奇的不是聂小倩,毕竟茅山南宗教规中很重要的戒条便是‘人鬼殊途’。

而且也不是谁都像秋生和宁采臣那样有勇气。

“要是傅家姐妹的话,还差不多。”眉头一皱,“傅家?我记得,前些时日在夏江余家湾救下的傅家小公子名叫‘傅天仇’。”

“傅家姐妹的爹也叫‘傅天仇’。”

摸了摸下巴,脸上露出一缕思索,掐指一算,脸色微变。

朝北方看了一眼。

他的催算被一道强横的龙气打散了。

“皇朝龙气吗?”

摇了摇头。

“算了,本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本尊,本尊,你在想什么,不会真想要那聂小倩吧?”

“滚,当初在九叔世界,那么多美貌女子,我都没动心,还在乎什么聂小倩?”

“嘿嘿,这可说不准。”

“我刚恢复法力,心中高兴,懒得跟你计较。”顿了一下,“你那边现在怎么样?”

“还是老样子,末法世界。另外,灵气浓度又降了,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五十年后,再没有金丹修士;七十年后,先天也会很困难。”

“正常,在天地大变之前,灵气会衰微到极致。”

“实力一步步下降,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。”任无极道。

当然不好受。要不然徐君明也不会冒死一搏,寻找新世界修行了。

“秦仲和正英现在如何?”

“秦仲该是老样子,每天练武不止。那怕天地灵气衰微,也没有片刻松懈。本尊,若是有办法,你还是带他去你那吧。在这里,他的功夫都白费了。”

徐君明点了点头。

虽然九叔世界百年后当有灵气复苏,但百年时间内,以秦仲的毅力,再加上他的丹药支持,足以修炼到元神境,甚至更高。

只是来了这一界,只怕他就会失去,九叔世界否极泰来,天地复苏后的一些大机缘。

“正英呢?”

“继承了你的遗志,天天赶尸,顺手斩妖除魔,这小子跟他爹越来越像了,还不到二十,人就越来越古板。”

“新朝还没有建立?”

“快了,估计再有四五年就成了。”

徐君明点了点头。

“到了那时,估计就没有尸赶,没有妖可以除了。”

建国之后不准成妖可不是戏言,灵气衰微,哪有妖能反抗王朝龙气的镇压!

“等我布置完跨界传送阵,你把他们两个一起叫回来。愿意来此界的,便把他们带过来。不愿意来的就暂时留在那吧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九叔和庶姑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老样子。不过庶姑未破窥真境,越来越老了。”

“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,希望将来九叔能挺住。”徐君明道。

“庶姑前段时间飞鹤传书,言语间希望正英将来能成家。”

“我门下不禁婚嫁,成家无妨。若是正英有喜欢的人,我倒是不介意将来当师公。”

“那我就这么回复她了?”

“嗯!”

徐君明应了一声后,“修行界这几年有什么动静吗?”

“大劫之后,一片平静。估计再过两年,仙妖佛魔都要成传说了。”

徐君明点了点头。

“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二十一世纪是个什么样子。…好了,就到这吧。等我布置好了跨界传宗阵,再通知你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切断联系后,徐君明缓缓吐了口气。

随着他实力恢复,任无极总算是联系上了。

催动青铜镜,无数蚀文从心底划过,他要参悟出一座至少大洞级别的幻阵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转眼间便是三个月。

应叶问萧的邀请,徐君明来到了悬镜司在夏江城的衙门。

一座高数十丈,可以俯瞰整座夏江城的八角高楼。

“叶道友这里倒是好景致。”

“哈哈,若是徐道友觉得好,以后可以常来。”

“我倒是想,可惜诸事缠身,没那么多时间。”

说话间,远方飞来一道龙形灵光。

“敖兄来了。”叶问萧道。

灵光穿窗来,落地后化作一位身穿白衫,手持折扇,面冠如玉的英俊男子。

正是徐君明已经见过一次的夏江水族三太子敖林。

“徐道兄,久违了。”

略一拱手后。

“三太子别来无恙。”

“一切安好,就是不知徐道兄所炼的宝贝…?”

淡淡一笑,徐君明摊开手掌。

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珠子,浮现出来。

在它出现的瞬间,周围水行灵气浓郁起来。

仿佛只需轻轻一晃,就足以掀起一场大水。

敖林眼神一下亮了起来,神情激动。

“道兄,可否给我一观。”

“本就是三太子的东西,尽可拿去。”

随手一抛,珠子缓缓飞入敖林手中。

因为其中没有徐君明的神识在,他很快便在这宝珠内打上了自己的烙印。